Tags

,

從紐約到華盛頓讓人覺得反差巨大。
紐約是聖誕氣氛洋溢、人潮洶湧的百貨公司。
華盛頓則是凝重莊嚴、杳無人跡的政府機關。
華盛頓住的旅店裏每天開著不同的國際會議,lobby裏從早到晚飄著黃油炒蘑菇的菜香。
出門走10分鐘就到Capitol,白花花的砂岩建築看著很是華麗。
換個方向晃悠快一小時才遠遠瞄見白宮。

第一次發現美國人還有守時的美德,就算Capitol裏幾乎空無一人,比預訂時間早10分鐘還得乖乖等著。
於是緣分注定遇到一位話嘮的導遊,八卦了設計圓頂内部的grisaille壁畫時畫家把週長算短了,只好讓後人又補了三幅,想說萬一當時算長了難道還擦掉幾段歷史嗎?

這次的美國之行好多個第一次。
人生第一次進法院就直接是最高法院,感覺圓滿了。
法院不出意外也是白花花的一片,仔細一看整個是大理石做的。
裏外站或坐著好些男男女女,有的拎著磅秤,有的擧著菜刀,讓人懷念起小時候的菜市場。
話說公堂裏挂著這麽多帷幕是爲了方便法官中場休息的時候補粉嗎?

華盛頓除了政府機關成堆外,博物館更值得深逛。
走馬觀花地看了航空航天博物館,裏面有Wright兄弟的飛機,Mercury Friendship 7號飛船,Apollo 11號的指揮艙等神物。
裹在有機玻璃内是真品的保證,另外還有無數AAAAA級別的複製品。
不過逛完博物館總是給人忘記的知識比學到的多的感覺。

美國人絕對有古希臘羅馬情節,到處都是古代地中海風格的建築。
Lincoln Memorial很像聖鬥士裏的十二宮有沒有!
林肯端坐在紀念堂的正中央,一旁的墻上刻著他三分鐘成名的Gettysburg演説。
一百年後Martin Luther King Jr在此說出了另一段舉世聞名的演説,在樓梯上留下了I Have a Dream的字樣。

每當夜深人靜時,國會大廈格外的潔白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