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5月1日在法國是鈴蘭節,互相贈送這摸起來有點毒的花燈籠一直讓我覺得有點微妙。
衆所周知天然鈴蘭精油基本可以與天方夜譚畫等號,香水裏最常見的替代品是Hydroxycitronellal,Lilial和Lyral這三種化學分子,Firmenich,Givaudan和IFF一家一個坑。

70、80年代鈴蘭味的肥皂、柔軟劑盛行,那味道其實更像清新的檸檬,這差不多就是純Hydroxycitronellal。
Lilial和Lyral比較相像,兩者都是一股弱不禁風的花味,區別是Lilial甜,Lyral不甜。
現今單一一種化學分子都能稀釋出一瓶香水,早年光杆分子可是不敢出街的,怎麽都得先混成一個base才行。

Givaudan的天才兼靈魂人物Marius Reboul用Lilial調出Muguet 16 base,成爲20年代鈴蘭香水的定義。
Houbigant的Quelques Fleurs,Les Parfums de Rosine的Le Balcon,Molyneux的Numéro Cinq等傳説中的香水裏都有用到。

鈴蘭香水第二次革命的領軍人是Henri Robert,他還在香精公司de Laire混日子的時候混合Hydroxycitronellal,Lyral和玫瑰鼓搗出了Coroliane base。
之後他幫Bourjois打工生出Premier Muguet,幫Coty打工又生出Muguet de Bois,兩者皆運用了Coroliane。
幾年后他侄子Guy再精益求精出一個Mycianne 54。

Diorissimo出世後,單花鈴蘭香水狠勁風靡了一段時間,特別是英國品牌們跟在法國後面一窩蜂家家都出Lily of the Valley。
再後來就是洗衣粉風行的年代,沒人想跟被單一個味道。
於是鈴蘭香水幾乎像恐龍一樣滅絕了,直到近十年來靠小衆品牌再次崛起。
以上便是簡易版的鈴蘭香水上下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