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看日本小説、動漫時時常會驚訝于他們的想象力,如今明白許多靈感都源自于生活。
例如秋季的庭園不正像沙羅雙樹園!
滿地的落葉組成一塊艷麗的彩色地毯。
不過美麗的表面背後一定有無數位辛勤的園藝工人。

京都的寺院裏很喜歡種竹子,屋裏的墻上也經常看到嵗寒三君子的畫。
中國庭院比較喜歡種纖細點的竹子品種,日本人則好像更喜歡粗壯的品種。
嵐山天龍寺外的竹林最爲出名,說那是林子其實有些誇大,不過當我從通道的一頭走到另一頭,前後左右看到的都是高聳入雲的青竹時,我不得不被這片綠意盎然而折服。

去東京的時間由於票緊張的緣故比原計劃提前了半天,好在沒錯過伏見稲荷大社。
這座神社供奉的是掌管農業和商業的稲荷神,以「千本鳥居」聞名。
鳥居其實就是扇門,代表人界與神界之間的界線。
在伏見稲荷大社許願能敬奉一座鳥居,於是企業們爭先恐後地來許願,日子久了便形成如今遍佈滿山的鳥居長廊。

雖然佛教和神道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宗教,但寺院附近總是能找到一所神社,經常都讓人弄不清哪塊地歸誰家。
佛堂裏時常見人用神道的祭拜方式,大概他們自己也混亂了。
深山裏神社最讓人驚喜,樹蔭下放著幾尊穿著圍裙的石像,旁邊趟著小溪,耳邊是清脆的鳥鳴聲。
這時我總覺得是穿越到了宮崎駿的故事裏。

逛過無數座寺院後,我對日本朋友感嘆說日本人實在太虔誠了!
拜佛的人多,募捐的人也多,寺院裏到處都是玎玲咣啷的硬幣聲。
朋友回答道:“倒不是虔誠,而是日本人去哪兒都會拜拜,到了歐洲的教堂裏也一樣。”
原來日本人在宗教信仰上跟中國人還真像,都是禮多佛不怪。

逛了兩次祇園,每次我都邊走邊說:“爲什麽碰不到藝妓!”
當然也怪我自己,兩次去都是晚上,估計藝妓們正待在暖暖的屋子裏呢。
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最後終于看到了美美的扇子舞。
舞妓的裝扮果真隨季節而變化,和服上綉滿了楓葉,全身上下都很精致,越是資深的藝妓衣著則越簡潔。

吃了兩次懷石料理,從僧人抱塊石頭抗餓到今天的食物藝術,懷石料理可以說是經歷了飛躍性的發展。
其中一次是跟日本朋友一起去的,有趣的是桌上雖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小碟子,這位朋友還是會一盤菜吃完再動下一盤。
中國人肯定就這一筷子、那一勺子了。
到最後我也沒弄明白是日本人習俗不同,還是我這位朋友習慣特別。

日本遊記寫到了終點。
整個旅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自然的色彩,還有傳統與發展的和諧並存。
聽聞那裏四季分明,讓我很想看看其餘三季的景色,特別是春季的櫻花。
以後有機會一定再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