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清水寺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它也是我的京都之行參觀的第一座寺院。
清水寺的結構很巧妙,整座正殿裏沒用一根釘子。
正殿遠看像是懸浮在空中,底下是火紅的海洋。
緊挨著清水寺的地主神社裏擠滿了求姻緣的年輕女性。
神社裏有兩塊間隔18米的「恋占いの石」,傳説閉眼從一端走到另一端便能獲得好姻緣。

京都的寺院如此密密麻麻與它長期曾是日本首都緊密相連。
當時佛教盛行,上至天皇、下至顯貴都喜歡在晚年遁入空門。
雖成日喫齋念佛,但也不能虧待自己,所以他們都會為自己建座寺廟,之後還能流芳百世。
例如南禅寺就是為亀山天皇所建的,皇家的光環使它成爲日本禪宗最高等的寺院。

日本傳統建築都是木制的,由於通風和便於移動等優勢,幾百年來即使多次被燒毀,日本人還是孜孜不倦地再次用木材把它們重建起來。
在日本除了神社是紅白相間外,其它古建築都選用黑白兩色。
參觀京都御所時,聽到有人問講解員古時候日本房屋是如何取暖的。
講解員淡定地回答:“日本人古時候穿12層衣服。”

去宇治最期待的平等院鳳凰堂因爲大修沒能看到,現在整個鳳凰堂被罩了起來,直到2019年才完工。
不得不承認日本人在維護文物上態度很嚴謹,翻修時用的都是復古的技術。
比如京都御所裏屋頂上的檜皮葺,當整個京都御所裏的檜皮頂都被換新後,新的一輪更換又該開始了。
希望中國也能更好地維護那些古建築。

在日本寺院和城堡裏的房屋都由走廊連接在一起,從任何一個入口走進房屋,之後便可穿著襪子走到其它屋子。
不知中國古時候是否也如此,不管怎樣現今已見不到了。
不同的房間由拉門隔開,四周墻上都是山水畫,榻榻米之間的色綫代表著使用人的階級。
二条城的鸝鳴地板最爲有趣,走在上面會嘰嘰嘎嘎地向屋主報警。

日本庭院妙就妙在雖然每塊石頭、每棵樹都經過精心設計,甚至樹林裏都有園丁掃落葉,但看起來卻像是渾然天成。
一間屋子如果有扇窗,或者有個拉門,那從屋裏向外看一定是一幅上好的丹青,並且春去秋來變化無窮。
見到如此巧妙的大自然繪畫,明白爲什麽說印象派畫風是受日本藝術影響下而誕生的了。

最美的楓葉是在嵐山看到的。
非常喜歡大河内山荘,感嘆大河内傳次郎真會享受生活,秋季的庭院像是個童話世界。
Lonely Planet裏說嵐山上會有野猴,前腳還在笑說嵐山看到野猴一定跟九寨溝看到熊貓一樣是種傳説,後腳馬上看到兩只爬上樹摘熟柿子的猴子,幾分鐘摘光整棵樹後迅速地離開。
暗喜自己RP不錯。

日本不愧是相機工廠,一路上看到許多攝影愛好者。
每個景點都能看到三腳架,每棵樹下都有對著樹葉狂拍的老伯。
不少古建築裏還特別要求不能用三腳架,這是在歐洲沒見過的。
感覺許多人是真的愛好攝影,而不是拿著單反當卡片機在用。
秋季的楓葉還引來不少拍婚紗照的新人。

別人的照片上都顯得京都沒那麽多人,我去時就覺得人山人海,難道每個人都是等5分鐘看人少點才按下快門嗎?
好在爲了方便人們觀賞,一些特色景點都會被欄起來,所以大家在網上找到金閣寺才會都是從同一個角度。
由於賞楓時期的自然景色已經夠美了,所以像法然院這種幽靜些的小寺院反而更讓人驚喜。

人與大自然的距離非常近,不用跑很遠就是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