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 , , , ,

它们同一些漂亮的羽毛花彩状植物汇集在一起,而这类海洋藤类植物,披上各种各样颜色之盛装,打扮得光靓生辉。我们在它们那隐没于海水阴暗之中的高大树枝底下自由自在般穿过,而在我们的脚下,那些管形珊瑚、脑珊瑚、星形贝、菌状贝、石竹形珊瑚,则形成一条鲜花铺就的地毯,在闪烁着宝石般的耀眼的光芒。

——儒勒•凡尔纳 《海底两万里》

隐没海底的乌托邦

四十亿年前,当地球上的山与水还混沌不分时,一道撞入海水的闪电点燃了生命的源泉。虽然地球上的生命源于海洋,但当第一只棘螈向陆地游去后海洋反而变得神秘又可怕。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神化故事,与水联系在一起的时常是天灾人祸:中国古时候有大禹治水;西方的是诺亚造方舟。人类虽敬畏水,同时也对那一汪碧波中的世界充满着无限的好奇。想象中那是一个与人类世界平行的国度,它有自己的规则与统治者,不论他叫波塞冬还是东海龙王。人类对海洋近而远之的态度保持了几万年,直到潜水艇的发明让我们终于开始一窥海底的世界。

早期人们对海洋的了解都来自于冲上沙滩的一星半点痕迹,于是猜想海底有座水晶宫,宫里到处都是珍珠山与珊瑚林。正因从海中采集不易,珍珠和珊瑚皆为显贵身份的象征,试想挂在欧洲博物馆中的贵族们不论男女老少哪位不是身上挂了几颗珍珠。在发明工业养殖技术前,天然珍珠可谓是真正的天价,据说Cartier在纽约第五大道上的店铺便是用一条双排天然珍珠换来的。由于珍珠的质地松散脆弱,所以它大多以原汁原味的形态出现在珠宝设计中。Mikimoto用650颗珍珠串成一条十排的项链取名“流金魅影”,看起来好似洒满金子的海面,可谓是取之于水用之于水。同为生物宝石的珊瑚则以色著称,时常被雕刻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可惜由于生态环境的破坏如今许多品种徘徊在灭绝边缘。

人类与海洋的接触过程中最神秘的一段故事要属亚特兰提斯的传说。亚特兰提斯的故事源于柏拉图的两本对话录,它是一个位于海格力斯之柱对面的岛屿,公元前九千年达到鼎盛。这个拥有先进科技的国度肆无忌惮地攻击邻国们,最终激怒了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就在一次攻击雅典失败后,亚特兰蒂斯遭遇了地震与洪水,一天一夜后沉入海底。虽然不少人认为亚特兰蒂斯纯属柏拉图幻想出的产物,但引人入胜的传说至今仍激励着无数人去寻觅它,Van Cleef & Arpels专门以此为灵感设计了一个L’Atlantide。它把寻找亚特兰提斯做为前奏,在珊瑚与鱼群的带领下找到连接着亚特兰蒂斯与海神波塞冬的仙女Cleito,最后抵达海神的国度。那里有驾着马车奔驰的海神,变幻成海马的安菲特里忒女神,还有众多美奂绝伦的海中仙子。还有什么能比珠宝更贴切地描绘这样一场奇妙旅行!

尼莫船长的“鹦鹉螺号”

Van Cleef & Arpels既L’Atlantide之后对旅游行业意犹未尽,又把目光望向了科幻小说的鼻祖儒勒.凡尔纳。《海底两万里》是凡尔纳最出名的作品之一,说的是一位教授跟随一艘名为Nautilus的潜水艇探索海底的故事。此书出版于十九世纪末,整本书天马行空地穿梭在红海珊瑚群、维哥湾海战沉船、南极冰雪等现实与幻想之间,无疑对日后欧美的科技发展赋予了无数灵感。相比L’Atlantide系列的神话色彩,Les Voyages Extraordinaires系列的设计更具写实风。通过玫瑰红色电气石与浅蓝色玉髓做的短䲟耳环,绿色绿柱石与粉色尖晶石做的海葵戒指,蓝宝石与绿色电气石做的滨海项链,红宝石与钻石做的贝壳胸针等一件件珠宝,让人有些明白尼莫船长当初为何会弃世入海了。

受《海底两万里》启发的珠宝公司远不止Van Cleef & Arpels一家,Stephen Webster也分别设计过Jewels Verne和In Deep两个的海洋珠宝系列。大胆的设计与新颖的材料一直是这位英国才子的标志,光从Jewels Verne这个名字的文字游戏就可看出Stephen Webster喜爱标新立异。他用黑色黄金、黑缟玛瑙、黑珍珠贝母、黑蛋白石和黑钻石打造出一个几乎全黑的海底动物王国。其中最别致的是一条名为虾百合花饰的项链,项链吊坠上那块海蓝色的黑蛋白石只需一眼便能抓住注意力,蛋白石边围了一圈大大小小摆成百合花饰形状的虾,如此设计既有现代的趣味又有复古的华美。

借用五彩缤纷的矿石,一个生动的海底世界马上展现于眼前。瞧,那不是Boucheron海马戒指!镶满粉色和蓝色蓝宝石的海马弯着身躯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跟海马八卦聊天的是Mauboussin海星钻石手链,它的孩子——Tiffany海星项链时不时扯一下母亲的珠形衣链表示想爬到远处的Van Cleef & Arpels珊瑚群项链处玩耍。橙白相间的珊瑚旁已围了一圈Stephen Webster水母耳环,被调皮的Lorenz Bäumer鬼蝠手环赶着四处漂散。鬼蝠隐藏在珊瑚后想偷袭黑钻水母,无奈它背上那颗20克拉的水绿色电气石总出卖他的行踪。它忙来忙去的样子惹得一边看热闹的Stephen Webster寄居蟹戒指哈哈大笑,不过才笑两声便引来了白眼,原来是扰到了躲在珊瑚丛中谈情说爱的Qeelin Qin Qin金鱼吊坠。寄居蟹干笑了两声慢慢移走,好在穿着黑钻蟹壳也看不出脸红,金鱼情人则继续它们的亲亲游戏。趁这工夫鬼蝠已找到一个藏身角落,得意中回头一望笑容僵在了脸上,原来背脊顶住的是Dior骷髅头戒指。骷髅钻齿粉骨地一咧嘴,便听见嗖一声,鬼蝠以迅雷不及的速度逃向水面。途中打乱了一群扭着秧歌的Graff金鱼胸针,又差点撞上Van Cleef & Arpels蓝鲸胸针,直到随着Van Cleef & Arpels蓝黄旗鱼冲出海面才稳住了心魂。一时间原本宁静的海洋炸开了锅,让Van Cleef & Arpels绿宝石海龟连连感叹年轻人沉不住气。

谁说海洋里的世界很安静,这不也是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