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 , , ,

绽放的花朵与展翅的蝴蝶是大自然中最仙的画面,也因此成为珠宝设计师们最喜爱的题材之一。从刻在金片上的蝶纹到镶满宝石的彩蝶,不论你是写实派、抽象派、浪漫派还是可爱派,肯定能找到一款让你心动的蝴蝶珠宝。

蝴蝶从卵到成虫一生共有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都奇丑无比,美丽的成虫阶段往往时间最短。正因它的生命既梦幻又脆弱,所以庄周才会梦蝶而不是梦青蛙。对蝶图案的饰品在中国于唐朝就已盛行,灵感大概源于当时流行的夹缬。使用纯银或者玉打造的对蝶佩到了宋代更是大放光彩,并有 “孟家蝉”这个别称。通常这种佩由两片蝴蝶组成,中间用银环或者轴杆连接在一起,随着人的走动蝴蝶可张可敛,颇有真实蝴蝶的感觉。

梁祝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让中国人偏爱成双成对的蝴蝶,但在西方蝴蝶珠宝时常都是单只独个的。蝴蝶这个词在古希腊语里有灵魂与精神的意思,不知是巧合还是其它原因,在日本传统文化中对蝴蝶也有类似的解读。蝶生百态,有大有小,有美有丑,让目前已被发现的两万个品种每种派出一只代表排在一起大概能排出去一公里。蝴蝶缤纷的翅膀使它们长久以来备受关爱,不过蝴蝶式样的珠宝在西方还是在十九世纪末工匠们把宝石切割精益求精了以后才频频出现。最早是纯白色的钻石蝴蝶,接着随半宝石的大量涌现蝴蝶们的翅膀越来越色彩斑斓。有的设计师是选出一种现实中的蝴蝶来模仿,更多的则是彻底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设计出独一无二的翅膀花纹。镶满彩色宝石的蝴蝶中的佼佼者有Jean Schlumberger为Tiffany设计的紫蓝色蝴蝶胸针与Fred Leighton的Endymion黄红色蝴蝶胸针。后者不但艳美还因前拥有者Ralph Esmerian拿它来诈骗而在各大新闻报纸上出现过。

由于蝴蝶这种造型在设计上能独当一面,所以在做成珠宝时最经常以胸针的形式出现。英国的Alexandra王后在银婚纪念日就收到了一枚蝴蝶胸针,虽然纯白色钻石的翅膀仿真度不高,但难得的是它是只有脚的蝴蝶珠宝,可惜被孙女带到Harewood家族后被后代卖了。

珠宝品牌中对蝴蝶胸针最情有独钟的莫属Van Cleef & Arpels,在它百来年的历史中飞出过无数只各式各样的蝴蝶,可以说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Van Cleef & Arpels没做过的蝴蝶式样。它的Butterfly系列尝试了各种宝石镶嵌与新颖材质,Envol系列则完全用纯白色的钻石做成各类蝴蝶形状,还有Butterfly and Leaf系列顾名思义讲述了蝴蝶与树叶之间的爱恋。其中几枚Envol系列的胸针别具一格,它们只在胸腹的位置镶了小小的几颗钻石,亮点是请日本的Hakose大师用传统的漆器方式来点缀蝴蝶的翅膀,高贵的同时又极其低调。

当然,蝴蝶珠宝并不局限于胸针,项链、戒指和手链用它作为设计的也比比皆是。例如Van Cleef & Arpels和Tiffany都有镂空设计的蝴蝶钻石项链,不过和童趣十足的Dinh Van气泡蝴蝶项链放在一起它们就都显得过于严肃正式了。Dinh Van的气泡蝴蝶项链设计非常简单,就是在一块金属片上打出四个圆洞,却能让人一下子联想到一只抽象的蝴蝶。

不同于项链,戒指是在狭小的空间做文章,在指尖上描世界。Harry Winston在一块方方正正的绿柱石边放上两三只钻石小蝴蝶顿时让整只戒指生动了起来。

Dior的Diorette戒指更是活泼,淘气的蝴蝶和甲壳虫躲在花丛中捉迷藏,各种用彩漆绘出的颜色混在一起让人看了心花怒放。

蝴蝶形状链子做的手链经常能在时尚首饰店见到,所以高档珠宝不喜玩手链,而是爱玩手环。Van Cleef & Arpels的Envol系列有款手环由三大只不同的钻石蝴蝶组成,戴上后好似蝴蝶们环绕着手臂在飞舞。自古英雄所见略同,类似的点子Lorenz Baümer也同样想到了,不过他更大气,一下子用上了十多只蝴蝶。

除了珠宝外腕表也会用到蝴蝶元素。比如Glashütte的PrettyButterfly腕表就在浅黄色珍珠贝母的表盘上画上了许多只可爱的小蝴蝶。

说了那么多种蝴蝶珠宝,在它的发展史上有段时间的设计风格十分独到,那就是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时期。虽然新艺术流行的时间不长,却像彗星一般留下了一条灿烂的痕迹。新艺术的诞生是对在它之前刻板的学院艺术的反弹,它的创意源于大自然,喜好流动的线条。它的领军人之一的René Lalique总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蝴蝶到他的手中变成了既妩媚又典雅的精灵,又或者他让九只飞向四面八方的蝴蝶“扯”出一条项链。Lalique彻底贯彻了宝石不重要,创意才是最高的理念。

蝴蝶的翅膀太过耀眼,让人往往忽略了它的躯干本身,例如Lalique的蝴蝶项链就只是用两个三角形来形容蝴蝶。原本蝴蝶的躯干也并不好看,不过Buccellati却化腐为奇用不规则的珍珠作为蝴蝶的躯干,使之成为设计的一个环节。因为珍珠在形状上有天然的变异,所以Buccellati的每件蝴蝶珠宝都独一无二。Buccellati当然也不会忘记把自己标志的传统织纹雕金技术用在翅膀上,并配钻石组成各种金银相间的蕾丝纹路。

最后让我们再次回到中国。虽然中国的高级珠宝起步比较晚,但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华人设计师,台湾的赵心绮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赵心绮最出名的作品是一枚蝴蝶胸针取名皇家蝴蝶,它前后都镶满了彩色宝石,2318颗宝石环绕镶嵌完全看不到接缝处。各种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宝石排列在翅膀上初看有些混乱,但看第二眼却觉得很和谐。它不但传承了中国自古对蝴蝶的浪漫情怀,也采用了西方先进的工艺技术。目前这枚胸针已经被国立美国历史博物馆收藏,向世界人民展示什么叫新一代的东西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