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你无法靠在一颗钻石的肩膀上哭泣,
它更不能在夜晚让你取暖,
但当阳光照耀时,
它给我带来无限的欢乐。”
——Elizabeth Taylor

伊丽莎白•泰勒一生五彩缤纷,无论是她的电影、婚姻还是珠宝都充满了传奇色彩,这三者之间更是密切相关。她的父亲是位画商,所以从小她就对艺术与古董有着浓厚的兴趣。虽不是含着金勺出世,但自九岁第一次登上荧幕后她已属于美国的上流社会。伊丽莎白从未写过一本完整的自传,却提笔为自己的珠宝收藏留下一本书,书名就叫《My Love Affair with Jewelry》。经历了八次婚姻,最终唯有那些流光溢彩的珠宝们伴随她白头到老。在这里让我们透过她的珠宝回顾她那浮生若梦的一生。

情人眼中的女王

伊丽莎白•泰勒与第三任丈夫Mike Todd结婚时,二十四岁的她刚刚步入演艺生涯的黄金时期,而四十七岁的他已是位经验丰富的电影制片人。婚礼后不到两个月,Todd的电影《八十天环游地球》获得1967年的奥斯卡金像奖。如果说最佳电影的奖杯让Todd成为当晚的国王,那王后非他那位头戴皇冠的夫人莫属。皇冠上镶满了钻石,设计采用的是19世纪典型的对称线条。在送出这顶华贵皇冠时,Todd曾对伊丽莎白说:“你是我的女王,所以你该有顶皇冠。” 伊丽莎白事后回忆说:“当时皇冠并不流行,但我还是喜欢戴着它,因为他(Todd)是我的国王。”

伊丽莎白的珠宝虽件件都价值惊人,但她却不会让它们在保险箱内长眠。就在她一次戴着钻石皇冠游泳时,Todd来到池边递给她三个Cartier的红盒。盒里分别装着一条项链、一条手链与一对耳环,组成一套红宝石镶钻石的首饰。项链的下坠处好似五个连在一起的三角形,中间的三角形里镶着三颗红宝石,两侧再各有两颗红宝石。手链和耳环的风格与项链则不同,设计师用钻石制造出编织的感觉,然后拿红宝石来点缀。这套红色惊喜自然让伊丽莎白开心不已,当场把游泳池水面当镜子试戴起来。

另一件Todd送给伊丽莎白的珠宝是对钻石chandelier耳环。耳环垂至肩膀,设计虽夸张却典雅,外形让人想到古董水晶灯。原本它们是伊丽莎白在巴黎淘到的玻璃制品,但当她想戴它们出门时却惊奇地发现耳环比记忆中的明亮了许多。原來浪漫的Todd请珠宝商用钻石打造了一对一模一样的耳环,偷偷将玻璃的原版换走了。如果不是飞机事故带走了Todd的生命,也许伊丽莎白与他幸福地生活一辈子也说不定,可惜如果二字在历史面前是如此的脆弱。

变成丈夫的好友

Todd去世后他最好的朋友Eddie Fisher挑起照顾伊丽莎白的责任,之后的发展宛如一出肥皂剧,一年后两人成了夫妻。那时Fisher的音乐事业如日中天,与Frank Sinatra平分秋色。他对心爱的妻子自然是出手大方,其中最出名的是她三十岁时从Bulgari购买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套黄白相间的钻石首饰,包括一枚胸针,一对耳环及一枚戒指。胸针属于Bulgari经典的Tremblant系列,设计师用三颗黄钻作为花蕊,再把白钻嵌在花瓣和叶子形的铂金底座上。两只耳环上各有一颗水滴状的黄钻,加在一起共30.97克拉。戒指的形状是朵绽放中的花,同样以黄钻为蕊、白钻为瓣。可惜再美的花也会凋零,Bulgari还没来得及送出帐单伊丽莎白已移情别恋离开了这位丈夫。

在宝石上抒写浪漫

1962年伊丽莎白作为有史以来获得最高片酬的女演员搬到罗马拍《埃及艳后》。这部电影超支四千两百万美元,它的票房成绩总算让二十世纪福斯公司挽回了破产的局面。《埃及艳后》的一大卖点自然是两位主角在银幕下的婚外恋。与伊丽莎白坠入情网的理查德•伯顿很快学会哪种礼物能打动美人心,并把此技能发挥到登峰造极。他曾笑说:“我把啤酒介绍给Liz,她把Bulgari介绍给我。”他送给伊丽莎白的第一件珠宝是从Bulgari挑选的一枚绿宝石戒指。戒指上的哥伦比亚绿宝石重7.4克拉,四周被12颗梨形钻石包围。在此之后伯顿用了五年为伊丽莎白添置齐一套绿宝石首饰,包含一条项链,一条手链,一对耳环(此为Fisher所送)和两枚戒指。其中数件都是他们爱情的里程碑,例如1962年送出的订婚胸针,中间的方形绿宝石重达23.44克拉。它不但是枚胸针,还能挂在项链上当吊坠。这套首饰中最大的一件是条由16颗大小渐变的绿宝石组成的项链,总共60.50克拉的绿宝石部分曾属俄国王室。它是伯顿送给伊丽莎白的结婚礼物,每当重大活动时她经常佩戴。

再美的项链也不会天天戴,但戒指却时时刻刻在指尖。自从伯顿在1968年把那枚镶着Krupp钻石的戒指献给伊丽莎白后,她几乎从未摘下过它。Krupp这个名字源于钻石的旧主人,不过如今这颗钻石也被称为Elizabeth Taylor钻石。它重33.19克拉,纯净无瑕,颜色属D色,Asscher切割由Harry Winston完成,在多部伊丽莎白的电影中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入手Krupp后一年,伯顿又为伊丽莎白添置了一颗新钻石。这颗完美的梨形钻石重达69.42克拉,同样也是由Harry Winston切割的。拍卖行事先专门把这颗钻石送到伊丽莎白的瑞士家中让她观看。不过拍卖当日以105万美元买下它的并不是伯顿,而是Cartier的主席Robert Kenmore。在最后一秒败阵的伯顿却志在必得,拍卖会后马上联系Cartier,最终以11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从此这颗钻石被命名为Burton-Taylor钻石,并由Cartier从原本的戒指改为项链设计。它的耀眼度甚至让英国的玛格丽特公主都惊叹:“这是我见过最庸俗的东西。”伊丽莎白则让公主自己试戴并笑着回答:“它现在是不是就没那么俗了?” 各自过强的性格终究让上世纪最戏剧性的恋情落幕,与伯顿离婚三年后伊丽莎白把这颗联系着两人名字的钻石抛出,用卖出的钱给博茨瓦那建了所医院。

伯顿送给伊丽莎白最浪漫的莫过于她四十岁的生日礼物——Taj Mahal钻石。这颗被切割成心形的钻石可追溯至十七世纪印度的莫卧儿王朝。传说沙贾汗皇帝把它送给最心爱的阿姬曼•芭奴皇后,并用波斯语在钻石上刻下“爱是永恒”的字样。阿姬曼•芭奴死后沙贾汗为她建了举世闻名的泰姬陵,但这颗钻石却留在了人间。伊丽莎白用黄金与红宝石为它做了根编织绳,完美地衬托出它古色古香的味道。

泰姬陵钻石并非伯顿收的第一件历史珠宝,早在1969年的情人节他就送给伊丽莎白一颗11.2克重的古董珍珠。这颗名为Peregrina的珍珠发现于十六世纪的巴拿马,此后从西班牙王室到法国皇室,从英国贵族到好莱坞巨星,它近距离接触过无数位王后与贵妇。受一幅玛丽一世的画像的启发,伊丽莎白请Cartier打制了一条双排的珍珠、钻石与红宝石的项链,将Peregrina珍珠像水滴一般挂在最下端。

短短的几页纸上没提到的珠宝剩一箩筐,例如曾属温莎公爵夫人的胸针,第一次当祖母时收到的狮形项链,又或者是以一场乒乓球赛赢得的钻戒。不论大小,每件都代表着伊丽莎白生命中的重要插曲。2011年12月中她的珠宝收藏将由纽约的Christie’s协助拍卖。当你在读这篇文章时,那些珠宝也许已找到它们的新主人。从此好莱坞明星从自己的衣柜里找珠宝走红地毯的时代彻底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