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上一次回父親的老家是兩嵗的時候,大家都還記得我,唯獨我沒了記憶。踏入老房子的大門好似走進了一個時光靜止的空間,就這樣封存下去其實也不錯。

對北海的印象很好,整個城市乾淨整潔,房屋馬路都很新很現代化,遼闊的海邊隨處依然能找到一片寧靜。

『水繞青山山繞水,山浮綠水水浮山』,桂林之行印象最深的就是秀麗到極致的灕江,五小時的遊船一點都不覺得乏味。雖然是冬天,而且陰雨綿綿,但滿江的霧氣反而給群山頻添了一層神秘感,下次去一定要坐竹筏。

灕江流到桂林與桃花江匯合在一起,匯合之処站著一座形似大象的山。傳説象鼻山原本是玉皇大帝的坐騎大象,因留戀人間美景便被玉皇大帝一怒之下變成了一座山。在英國的Durdle Door和法國的Étretat都見過類似的石灰岩懸崖,好奇它們又是哪些個仙人們的坐騎。

在桂林時天天下雨,只有在晚上才顯得沒那麽霧蒙蒙。市中心比想象中要小,完全由水包圍著。旅遊業有些過於發達,全城的出租車司機都把導遊作爲副業。

兩江四湖的想法不錯,可惜人工痕跡太重。一圈下來穿過許多座中外名橋,兩岸還有各式古典表演。

一池三山不是皇帝的專用,依山靠水的風水寶地在桂林隨處可見。

桂林的自然奇景除了山水之外,洞穴也是一大特色,其中最出名的是蘆笛喦。洞中長滿了奇形怪狀的鐘乳石,倒映在清澈的天然水池中,讓人分不清什麽是現實、什麽是倒影。類似的洞穴在歐洲也有,只是不知爲何在歐洲洞裏從來不讓遊客拍照。

原本想去蘇州的,可惜沒來得及,只得在海鹽的綺園裏逛逛。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綺園最可貴的是人少,坐在池塘邊的亭子裏還能領略到一抹古人的風雅,而不是人擠人的煩躁。

小時候來城隍廟不是因爲明朝的花園,也不是因爲那座廟,更從沒踏進過綠波廊,而是喜歡逛旁邊的小商品市場。舊地重遊,商人依在,可惜沒了人擠人、貨堆貨的弄堂。

弄堂並沒有完全消失,只是很多都變成了商業街,也許老街想存活也只能如此了。

隔三差五就會有人問我上海有什麽好玩的,經過多次嚴肅思考我發現也就吃吃喝喝跟看霓虹燈比較有趣,這是不是反映出我對人生沒啥追逐?

離開中國前的晚上,我像所有途經這裡的旅客一樣走在了黃浦江邊。雖然是下著雨的冬天,但江邊依然擠滿了人,有些是剛到這個城市,有些則像我一樣是要離開。拍完到此一游照,又去吃了頓宵夜,這才滿足地坐上地鐵回家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