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逛Basenotes果然是打發時間的好去出,今天讀到兩則有趣的帖子。

第一個帖子的標題是『Jean Claude Ellena vs Francis Kurkdjian』。
大多數時候看到這種問西瓜跟白菜哪個更好的帖子我都會選擇繞道而行,不過Ellena跟Kurkdjian都是我比較欣賞的調香師,所以在好奇心驅使之下還是點了進去。
剛開始都是些中規中矩的『我個人喜愛XXX』類型的回復,但人們在說Ellena都會提到他的minimalistic簽名風格,而喜歡Kurkdjian的人卻很少說他的香水好在哪裏。
由此可見,從香味藝朮角度看JCE明顯更爲成功,就像說起chypre人們會想到Coty,說起aldehydes會想到Beaux,在未來當人們提到minimalism也不會忘記Ellena。

帖子討論到一半突然峰回路轉,原因是Kurkdjian最近被人採訪時正好提到了這個帖子。
採訪中Kurkdjian發表了許多對香水criticism的看法,例如perfumistas的跟風問題,香水發展史上有重大意義的經典香水並不代表今時今日人們還能真正欣賞,還有perfume critics喜歡扔出化學名詞來裝樣其實卻不懂該如何去評價一瓶香水。
雖然他說了許多批評香水criticism的話,但他仍然認爲perfume critics是必要的,只是他自己也不知該如何評論香水,甚至開玩笑說這不是他的工作。
有一點他明確表明了,那就是香水並不只是味道,而是件完整的商品,名字等其它方面跟味道本身同樣重要,目前香水criticism最大的問題就是過於注重味道。
這讓我想到一位玻璃製品設計師曾說的話:“最讓我感興趣的是物質對社會以及人類的影響,之所以選擇玻璃只是一個意外”。
這樣一篇一桿子打倒香水critics的採訪一貼出,自然一石激起千層浪,帖子的質量頓時提高了好幾個境界。
在衆多心靈受到創傷的香水愛好者中不少思維很有條理的人,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句“業界内的專家們自己想保持神秘,竟然還反過來責怪我們什麽都不知道”,這真是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另外一個帖子的主題是討論Thierry Wasser進Guerlain後的成績
自從Wasser掌管Guerlain後我時不時會吐槽一次,不過時至今日我也基本能平靜對待自己不屬Guerlain的target group這個事實了。
這個討論貼裏有人提到當初Guerlain要是雇了Annick Menardo的話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麽無趣。
不過也有人說Wasser在有限的空間裏已經在以他的所能做到最好,這大概也是真實的情況。
事實上能受得了Guerlain内外各方面嚴格管轄的調香師也許還真沒幾個人,多數有talent的調香師都不想背負太重的歷史包袱。
所以像Wasser這樣蝸牛前進是種明智的選擇,等他覺得位置坐熱了自然會開始創造自己的風格。
雖然這種想法有些理想化,不過人不能抛棄希望,是不?

Photo source: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