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香水並不只是一個瓶子灌上帶香味的水,香水也可以是藝術,嗅覺上的衝擊往往比視覺上的來得更直接。2010年九月底在巴黎的Maison Francis Kurkdjian展出了五支離商業最遙遠的香水,我帶著好奇的心情前去觀摩。

Rose de Sèvres

玫瑰是Francis Kurkdjian最喜愛的香調之一,從飛揚的Rose Barbare到暗沉的Lady Vengeance,他描繪過許多不同種類的玫瑰。2008年為慶祝Manufacture Nationale de Sèvres的250周年紀念Francis Kurkdjian做出了一朵帶香味的陶瓷白玫瑰。這朵瓷花清新脫俗,完全不同于濃艷的紅玫瑰。它讓我想起遊Petit Trianon時看到的白玫瑰,看似不起眼但遠遠就能聞到香味。因爲並非用於撒在人身上,所以這支香的配製非常直綫。前中調是略帶水果感的白玫瑰,近似于Shiseido的White Rose,而基調則是柔弱的麝香。雖説結構簡單,但卻稱得上一個美字。

Sillage de la Reine

提起Petit Trianon正巧可以引出2005年Francis Kurkdjian與Elisabeth de Feydeau聯合為凡爾賽宮製作的Sillage de la Reine這支香水。名字裏的皇后自然是指那位曾經的時尚先鋒——Marie Antoinette。據説當初法國皇室逃亡至Varennes被抓住就是皇后身上的Houbigant香水出賣了她。不論歷史究竟如何,Marie Antoinette對香水的喜愛是出了名的。凡爾賽香水學院的Elisabeth de Feydeau在查閲了歷史資料後寫出了一本關於Marie Antoinette的私人調香師的書,又邀請到Francis Kurkdjian複製出一支十八世紀末的香水。整支香水用盡了Marie Antoinette生前喜愛的花香(茉莉、橙花、晚香玉和鳶尾),再加上松柏和檀香打底。如果你認爲這支Sillage de la Reine會像Serge Lutens的Fleur d’Oranger之流就大錯特錯了,它們之間是馬車與汽車的區別。全天然的用料、全復古的製法用在Sillage de la Reine身上絕不是一句純廣告,整支香水散發出特有的植物氣息,在欣欣向榮的花叢中散發出絲絲凋零敗壞。在化學合成為主導的今天,這支香水可以説是獨孤求敗。它把IFRA(International Fragrance Association)的管制狠狠地嘲笑了一番,可惜它終究只是一期一會。

Pas de Deux

1904年法國與英國在倫敦秘密簽署了英法協約,終于使兩國之間近千年的爭戰告一段落,並為之後兩次世界大戰中的合作定下了奠基。2004年在巴黎的Opéra Garnier舉行了此協約的百年慶祝活動,並邀請Francis Kurkdjian為之做了一支紀念香水。香水的名字很巧妙,Pas de Deux的字面意思是芭蕾舞裏的雙人舞,用舞蹈影射了英法兩國之間的關係。也許是為了表現兩方合作後迎來了光明,Pas de Deux非常光鮮明快。綠意的茉莉與玫瑰浸泡在茶香中,輕微地帶了些Rose Barbare的影子。盎然過後留下的是絲絨般的溫柔,讓人意猶未盡。這兩種反差合在一起豈不也正是一出完美的pas de deux。

Numéro 13

Pas de Deux並非Francis Kurkdjian獻給舞蹈界的第一支香水,早在2003年他就與舞蹈設計師Christian Rizzo合作過。讀過《香水》這本小説的人一定記得製作一支香水需要十三種香調,壓軸的第十三種香調更是整支香水的靈魂。嚴格來説Numéro 13並不是一支香水,而是十三種成分組成的一臺表演。四位舞者,每人穿上不同顔色的服裝,裏面塞滿四种不同的花朵(玫瑰、丁香、金合歡與百合),身上再撒上這四种花朵的香水,香味伴隨著舞姿傳遞到觀衆們的感官。他們時而獨舞時而共舞,因此舞臺上的味道有時單純有時複雜。四种顔色、四种花朵加上四種動作綜合在一起形成了第13號香水,這就是Numéro 13。

L’Odeur de l’Argent

錢這樣東西牽動著每一個人的心,不論你覺得它是美是丑、是無辜還是骯髒,你絕對無法無動於衷。錢的味道是什麽呢?這是現代藝術家Sophie Calle在2003年給Francis Kurkdjian出的題目,是此次展覽的最後一支香水。雖説貝殼、金銀、紙幣都可以代表錢,但錢本身卻無形體,所以錢的味道自然也是Francis Kurkdjian個人純幻想出的產物。錢在他眼中帶有野獸的攻擊性,同時也存在著致命的吸引力。L’Odeur de l’Argent一上來便是各式各樣的動物香調,中間夾雜著重重的皮革味和鉄腥味,也許是想在抽象中給人們一些錢包、硬幣之類的現實感。這款是當天展示的香水中最怪異也是最偏男性化的香水。水珠從噴口飛出的一霎那,給我做介紹的店員趕快把店門打開,並慶幸地說:“還好這支香水不是我們店裏的常態產品!”。動物加金屬的組合État Libre d’Orange後來也試過,不過Sécrétions Magnifiques想表達的事物過於直白,調製出的結果也低俗很多。等一開始的衝撞慢慢落幕後,L’Odeur de l’Argent轉向麝香加木質的基調,同時一份蕭瑟的甜蜜若隱若現。就好像剛開始人雖然會被錢所誘惑,但隨著智慧的沉澱人最終會學會如何去屈駕錢。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我踏出店門離開了這個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