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開個系列,隨手記錄些各國王室的首飾。

Leuchtenberg Sapphire Parure

「故事」一定要從我最喜歡的Leuchtenberg Sapphire Parure開始。它源于拿破侖一世,通過他養子(Leuchtenberg公爵)的女兒陪嫁到瑞典皇室。整套首飾由藍寶石和鑽石組成,包含了王冠、項鏈、耳環、胸針和一對髮飾。據説王冠上的藍寶石可以換成珍珠,只是好像沒見換過。

Danish Ruby Parure

丹麥的Ruby Parure是拿破侖一世送給自己第一任未婚妻Désirée Clary的禮物。她日後的丈夫雖然不是法國皇帝卻當上了瑞典國王,所以這套首飾跟到了北歐,最後又被她的曾孫女帶到丹麥。據説拿破侖加冕時Désirée Clary戴的就是這頂tiara,可惜我在Jacques-Louis David的加冕畫裏沒找到她。

寶石裏以紅寶石最爲珍貴,用紅寶石做的tiara更是屈指可數。這套Ruby Parure包含王冠、項鏈、耳環和胸針。從設計角度來説王冠很特別,採用了罕見的自然風格,比大多數的王冠多了一份浪漫。

Empress Joséphine’s Emerald Parure

拿破侖一世很喜歡送首飾,特別是給他的兩位妻子。Empress Joséphine’s Emerald Parure就是拿破侖送給自己第一位夫人的禮物。從前首飾都是私人物品,所以很自然就跟著主人們流傳到外國。這套Emerald Parure通過約瑟芬的兒子這條綫傳到瑞典,最後又到了挪威。

Empress Joséphine’s Emerald Parure包含王冠、項鏈、耳環和胸針。設計師把許多幾何圖形對稱地排列起來,是個典型的neo-classical例子。

Cambridge Lover’s Knot Tiara

還有什麽比淚滴狀的珍珠更適合薄命的紅顔?還有什麽比Lover’s Knot對圖中之人的婚姻更諷刺?Cambridge Lover’s Knot Tiara是1913年英國王室向Garrard公司訂購的,據説是送給Mary王后的結婚禮物。王冠的設計複製了Mary王后的外婆的一頂tiara,名字裏的Cambridge正隱射了她的外公是Cambridge公爵。

Cambridge Lover’s Knot Tiara原本的設計由38顆珍珠加19顆鑽石鑲嵌的「情人結」組成。珍珠分爲上下兩排,不過後來上排的珍珠被拆就再也沒裝回去。Mary王后去世後這頂tiara傳給了伊麗莎白女王,之後又到戴安那手上,如今它躺在王室的倉庫裏等待新的主人。

Grand Duchess Vladimir Suite

如果說明星是新時代的貴族,那Elizabeth Taylor的首飾收藏絕對讓她穩坐女王的寶座。60年代初她在意大利拍Cleopatra時跟Bulgari結下了解不開的緣分。Richard Burton甚至戲言『the only word Elizabeth knows in Italian is Bulgari』。

Bulgari賣給Richard Burton最出名的是一套綠寶石加鑽石首飾。Burton用裏面的胸針向Taylor求婚,項鏈拿來當結婚禮物,之後又陸續添置了耳環、手鏈和戒指。上面的部分綠寶石原本屬於俄國的Grand Duchess Vladimir,所以整套首飾也稱爲Grand Duchess Vladimir Suite。可惜這場婚姻最終沒如寶石般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