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基本上每年因各種各樣原因我都會去一次Stockholm,也許是去過太多次所以最後弄得每次去都是到固定的地方晃。
這次因爲Fotografiska攝影博物館的開張終于讓我看到些新景色。

Stockholm不愧是座島城,水無處不在,坐在岸邊吹陣海風頓時讓人精神百倍。

Djurgården一看就是富翁雲集的地方,雖然位于城市中心卻能流露出鄉間般的寧靜。

Fotografiska的第一個展覽是Annie Leibovitz的A Photographer’s Life 1990-2005,可以說是超重量級的開端,這個博物館的未來看起來無限光明。
看雜誌時我很少記住攝影師的名字,唯一一個讓我記住名字的就是Annie Leibovitz。
從演員到戰爭,被她拍過的人事不計其數。
這次的展覽不但展出她為許多雜誌拍的作品,更多的是她拍身邊親友的私人照片,讓人偷窺到鏡頭背後的這個人。

除Annie Leibovitz外博物館同時還有其它三個展覽。
我最喜歡的是Lennart Nilsson的Ett Barn Blir Till,雖然其中許多照片我以前在雜誌上看過,但經過放大並連接在一起看確實很震撼,這是我們每個人在媽媽肚子裏都經歷過的共同歷史。
Vee Speers的The Birthday Party拍攝了一堆穿著各式各樣成人服裝的兒童,隱射了每個孩子在未來都有不同的人生。
同樣是描繪幻想的Joel-Peter Witkin就直接很多,有點神化插圖用照片來重現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