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歐洲博物館夜,幾乎所有博物館晚上都可以免費進門,開門時間延長到午夜後。
往年我從來沒參加過,不過今年我也出門湊了一下熱鬧。
去過才發現乘這個機會逛博物館的人真多,甚至不少推著嬰兒車帶著小孩的家庭大半夜了也還在外遊蕩。
雖説博物館都免費,但短短六小時裏要跑好幾家並不現實,稍稍做過功課後我選擇了Champs-Élysées大街旁的大小皇宮。
事實證明我還是高估了我的效率,大皇宮的兩個展覽最後都沒來得及看。

博物館夜的活動在傍晚六點半左右開始,我白天在家養精蓄銳一天(其實是無所事事磨掉一天),趕著活動開始的時候入城。
一出地鐵站就發現隊伍們已經像長蛇一樣不知道繞到哪裏去了,心裏後悔怎麽不早點出門。
匆匆買了個麵包夾火腿當作晚飯後就開始排進Petit Palais的隊伍。
這一排就排了一個半小時,陰風嗖嗖真是冷。
好在我出門的時候順手拿了本書,所以還不算太無聊。

Petit Palais的重頭戲是紀念Yves Saint Laurent的展覽,從各地收集來了300件他的作品,非常之精彩,不枉我排了那麽久。
之前我對YSL的衣服不怎麽了解,基本只是知道這個人名而已,看過這個展覽後非常感嘆他的才華。
記得以前在MoMA看Chanel展覽的時候也只是覺得衣服很美而已,但YSL的展覽卻讓我覺得他更像個藝術家。
原來他做過那麽多不同style的衣服,還有什麽類型是他沒嘗試過的?
許多當今流行的元素在70年代就已經被YSL用過,還有Chanel這幾年玩的民族把戲也早被YSL玩盡。
Haute Couture真是只有近看了才能體會它的價值,才能想象做一件所需要花費的功夫。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套女性版的鬥牛服,非常的英姿颯爽!
除此之外幾件解譯名畫的衣服也很有趣,還有那整墻的黑西裝更是震撼。
就像介紹裏說的那樣:”Chanel gave women freedom, Saint Laurent gave them power.”

展覽裏還重現了YSL的工作臺,那零亂的桌子上擺滿了啓發他靈感的東西。
雖然展覽的重點是服裝,但也提到了香水。
YSL當初為Pour Homme拍的裸照自然是放大挂起,同時還首次展示了當初一起拍的另外14張照片。
非常可惜的是展覽内禁止拍照,所以只有入門口拍了一張。

看完YSL的展覽後已經十點,我匆匆在Petit Palais逛了一圈就沖向Grand Palais。
Grand Palais和Petit Palais門對門,中間只隔了一條馬路。
它們倆雖然叫皇宮,但裏面卻沒住過皇室,都是為1900年在巴黎舉行的世博會特別建的。
Petit Palais的内部格局古色古香,而Grand Palais的風格則和Tour Eiffel很像,有點鋼筋火車站的味道。

昨天到Grand Palais時已經很晚,所以只看了當天的特殊活動——NoctamBulle。
NoctamBulle是Francis Kurkdjian和Béatrice Ardisson聯合打造的音樂香氛event。
剛踏入門口一陣香氣撲面而來,耳邊響起讓人舒心的純音樂,漫天的氣泡映入眼簾。
雖然在網上讀過類似的活動,但親臨其境的感覺還是很奇妙。

偌大的大廳内設了10個大型肥皂泡製作機,不斷吹出10種不同味道的肥皂泡。
Francis Kurkdjian選擇了鮮花、青草、水果等味道,走近每個機器可以輕易聞出每種單味,而站在中央則感受到它們混合在一起的和諧。

裏面的每個人都像被施了快樂的魔法,不論是大人還是兒童都孩子氣地追逐著那些從天而降的氣泡。
甚至還有許多人就地而躺,徹底讓自己沉浸在這童話般的氣氛裏。

一直玩到十一點半我才依依不捨地往地鐵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