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暗香疏影工作室的第二期香水刊物終于問世了,看到成果真開心。

下載鏈接
SkyDrive: http://cid-6edbdebd19e75cd7.skydrive.live.com/self.aspx/.Public/Nocturne.pdf
Megaupload: http://www.megaupload.com/?d=64DCLUKO

此篇為敝人貢獻的香評。

風之曲——Chergui

每年7、8月地中海地區的高壓都會形成東北信風,吹過阿特拉斯山脈抵達摩洛哥。每次風起氣溫都會急劇上升,從撒哈拉帶來的沙塵漫天飛舞,為居住此地的人們造成諸多不便。當地人稱之爲Chergui,源于阿拉伯語裏的『東方』——sharq一詞。接觸過Serge Lutens作品的人不難發現此人喜好以摩洛哥的點滴為靈感,大多數時候聞其名便可猜其味之一二。Chergui這個名字卻與衆不同地選擇了一種抽象的物體,讓人不得不好奇沙漠之風究竟會是何味道。

Chergui一上來就跟人撞個滿懷,即乾燥又甜蜜。炎熱筆直地撲面而來,連吸三下胸腔就已沖滿了它的味道,必須挪開鼻子休息片刻,就好像在風沙中行走的人,走兩步就得喘口氣。Serge Lutens以馥郁豐滿著稱,Chergui亦不例外,頭調到中調裏最明顯的是干草,煙葉與皮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煙草與皮革從古至今都是男性的標誌,每當說起這兩樣東西人們的腦海裏總會出現Il Buono, Il Brutto, Il Cattivo裏的無名客,槍聲過後才見汗水滴下。但是如果你認爲這是款只適合野性男的香水那就錯了,Serge Lutens使用了自己特有的一抹甜巧妙地拉平了陰陽之間的秤。Chergui裏的甜源于經蜜蜂肚子發酵過的花蜜,俗稱蜂蜜。蜂蜜這種東西很奇特,據説就算放天長地久也不會變質。古時候在歐洲新婚夫婦有喝一個月蜂蜜酒的習俗,以此期待能子孫滿堂,『蜜月』這個詞便相繼而生。蜂蜜的甜美人人都知道,但是美與丑往往都是硬幣的正反面,太過濃郁的蜂蜜反而會讓人想到尿騷(例如同屬Serge Lutens品牌的Miel de Bois),原因就是兩者都含有苯乙酸這種成分。Chergui裏的蜂蜜配合龍涎香輕描淡寫地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在萬千陽剛中平添了一份溫柔,使巾幗也能像鬚眉一般輕鬆自如地穿上它。自Tabac Blond與Habanita之後這種煙草皮革混甜味的搭配給性感一種新定義,如不敢身著Le Smoking扮dandy,也可以香味傳送自己的小秘密。

越明亮的恆星也越早隕落,煙草燃盡後之前的主調一一退至幕後,與基調中的藏香、麝香、龍涎香及檀木和諧地融會在一起,有如一件溫暖的羊絨披肩。風眼過後,所有的侵略性到此時已一掃而光,流動的空氣漸漸隱去,直至完全消失于天際。

曲盡人散,感嘆一聲『好一陣華麗的風』。

Notes: Honey, musk, leather, incense, tobacco leaf, hay sugar, amber, iris, rose, sandalw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