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繁華的,浪漫的,Quasimodo眼中的巴黎會是什麽樣的?

牧師做彌撒,遊客看名勝,同一時間同一舞臺上演著平行的兩場戯。

筆直的大道,整齊的林蔭,在凡爾賽的字典裏沒有天然兩個字。

爛漫的花園,仿佛可以感受到昔日皇室嬉戲的氣息。

巴黎的天氣變得比小孩的臉還快,從艷陽到雷雨再到艷陽只是瞬間而已。

這裡並非只緬懷歷史,香榭麗舍是連接未來的橋梁。

La Joconde前人山人海,但究竟有多少人在真正看這位微笑中的女士?

夜幕前的最後第N抹餘光。

看到歐共體的旗幟心中升起一絲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