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我與檀香之間沒有特殊的感情,雖然手邊還留有幾把兒時把玩的檀香扇,但味道早已揮發光了。
對於很少去廟裏燒香拜佛的我來説,檀香也沒有太多的神秘感,反而incense給我更多藏廟的感覺。
話雖如此,檀香在我眼裏代表著安寧,沒有別的味調比它更讓人心情放鬆。
雖然檀香用於香水調製很常見,我用過的卻很少,這裡隨便聊兩句。


此圖來於Aroma Pure

Diptyque Tam Dao

Diptyque的創始人之一Yves Coueslant兒童時代在越南居住過很長時間,爲了紀念這段兒童時光他製作出了Tam Dao。
很少會因爲傳香差而頭痛的我徹底被Tam Dao打敗了,連著第無數天我用它的時候明白到——它不屬於我。
不是我不喜歡它,而是它不喜歡我。
Tam Dao非常柔和,深深吸口氣,整個胸腔充滿了檀木味,卻不會感到任何的刺激。
它非常乾燥也非常木,胡椒與其它草類香料夾雜其中讓味道不顯沉重,是款很容易灑的香水。
唯一要說缺點的話就是在我身上留香的時間非常短,跟我非常的八字不合,半個小時之後就不容易發現了,一個小時之後湊近皮膚才能聞到,以至於我非常羡慕那些可以留住Tam Dao的人。


此圖來於First Luxe

Serge Lutens Santal de Mysore

Tam Dao的低調鮮明地映出Santal de Mysore的高調,當然打著Serge Lutens旗號的它並不算真正高調,甚至可以說是少見的低調,不同的對比得到不同的回答。
一貫的中東風格此次化身孜然,而孜然總是會讓我不自然想到羊肉串,更不自然想到從小吃羊肉串的人。
烈焰中的孜然,劈里啪啦,雖如火卻不燒人。
火光過後,檀木的暖與熱滲透出來,越來越明顯,越來越環繞身旁。
尾調的主體雖然是木質,但是香料依然在暗處歡快地閃耀著,好似寒冷的冬季坐在壁爐邊燒烤著帶香料的檀木取暖的情景。
Santal de Mysore的留香時間與傳香度無可挑剔,但是私人認爲味道不似Tam Dao那麽容易讓大衆接受。


此圖來於Les Salons du Palais Royal Shiseido

Montale Santal de Mysore

這是同樣以Mysore檀木命名的一款香水,來自同樣以留香棒而著名的Montale。
剛聽説Montale出香精的時候我就想“Montale需要嗎?”,EdP已經足夠厚實,事後證明Montale先生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一條單味走到底的路。
所謂單味就是說僅用一種精油融合oil base調製出來,所以凃在皮膚上很明顯比一般香水油很多。
單調香水自然非常直綫,從頭到尾的變化很小,而任何可能的變化都是由身體化學本身引起的,喜歡與討厭一錘子敲定。
檀木香時常給我堅果的錯覺,那是堅果般的creamy,而把這種特性發揮到極致的就是這款Santal de Mysore,圓潤無縫。
沒有親眼見過檀木的我終究不知道這是不是最純正的檀木味道,希望有一天我能夠證實亦是反對。


此圖來於Montale

10 Corso Como

檀香系列我試的最後一款是機緣巧合下收到的試管。
此香的背景是意大利設計師Carla Sozzani,米蘭的精品屋爲何會與檀木有關,聞後我心中升起如此的疑惑。
古典的味調與現代的調法,如此矛盾又如此互補,也許這就是米蘭?
10 Corso Como的頭調混合了很多味道,例如酸酸的玫瑰和vetiver,它們不聲不息暗淡下來後就完全是檀木與沉香木的天下了,兩種木調緊緊融合在一起,好似可以分開,又好似不能,能與不能之間出現了無數的可能性。
這雖不是純粹的檀木,卻不失爲一款有趣的香水。


此圖來於Lucky Scent

一圈試下來每個都個性十足,給我好好上了一節檀香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