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一個是曾經的首都,一個是現在的首都,它們都經歷了滄海桑田。

結束了兩周非常愉快的旅遊,感受了許多也感嘆了許多,在這裡隨手紀錄一部分看到的事物。

到了西安當然就要看兵馬俑,其實兵馬俑有很多,而最出名的是給秦始皇陪葬的兵馬俑。
据史記記載,始皇帝的墓裏上有星辰日月下有山川河流,天地之間有始皇帝統治的凡塵俗世。
墓中究竟如何無人知曉,不過光看這秦軍的陣勢就不難猜想裏面一定雄偉壯觀。

西安附近最多的就是陵墓,隨便挖挖都是國寶。
皇帝死後睡的地方稱陵,達官貴人睡的地方稱墓,而平民百姓只能睡個墳頭。
漢朝皇帝死後都喜歡讓全國各地的大官富豪遷到自己的陵寢旁來陪自己,例如漢武帝死後茂陵旁就有過上萬居民的大城市,而現今這些繁華已是過往雲煙。
唐朝時的文化與經濟都處於巔峰時期,陵墓也修得十分大氣,而乾陵就是之中的典範。
雖然武則天這個人物頗受爭議,但是歷代的人民對她的陵墓還是心存敬意的。

說起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留學生可能很少有人會想到玄奘,他翻譯的佛學經文影響了整個亞洲的佛教發展。
大慈恩寺就是三藏法師學成歸來以後落腳的地方。
經過西安一行我才明白原來塔是用來放舍利的,之前我還以爲是裝飾品呢。

北京的大觀園讓我有些失望,也許是去的季節不對,園中一片蕭瑟,唯有一群孔雀為它增添了一些色彩。
很佩服電視製作人員,竟然可以在那麽狹小的空間裏拍出那麽長的一部電視劇。

天安門廣場上自然少不了紅旗飄揚,來自世界各地的遊人使偌大的一個廣場一點都不顯得空曠。
爲了到毛主席紀念堂裏一睹一具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遺體的風采,我們還專門跑了兩趟,最後的結論是:看起來跟蠟人沒什麽區別。

故宮中軸綫以北用修護城河挖出來的泥土而堆成的土坡名為景山。
景山上最出名的是棵槐樹,不過可笑的是崇禎皇帝當年根本不是在那棵樹上吊死的。
從正陽門到鐘鼓樓,整個皇城盡踏腳下。
夕陽落下,擡頭星空低眉燈海。
同樣是從高往低看,上海的東方明珠收費100元,景山卻只要10元,在旅遊局還沒發現這裡其實商機無限以前大家可要多去看兩眼。
看到有美麗姑娘在拍寫真照,我們也受到啓發,拍出來的照片是不是很有奇幻味道啊^_^。

不知道是誰在安排北京往返承德的火車時刻表,就算一早5點爬起來沖到火車站也才只能在承德待三個小時。
承德不愧是皇家避暑的地方,山清水秀,春夏秋冬的景色各具風格。
雖然建築不像故宮那樣華麗,但是卻多了一抹詩意。
冬季湖上結冰,不少人在湖面上滑冰嬉鬧。

這個季節避暑山莊的遊客十分稀少,可以走上很久都看不到人,梅花鹿也可以隨意地在林閒溜達,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啊。
因爲時間太緊湊,所以十分可惜沒有來得及去避暑山莊旁邊的寺廟,希望以後有機會再去承德。

北京周圍也有許多皇陵,其中明朝的皇陵總稱十三陵。
顛簸到昌平以後,拉人到十三陵的出租車司機就像雨後春筍一樣從各個角落冒出來。
看了長陵與定陵之後感嘆以前陵墓的設計圖紙一定循環使用,從大門到明樓格局都一模一樣,看來那個時候的中國人環保意識已經很強了。

明朝萬曆皇帝的定陵是目前唯一被打開了的皇陵,經過了幾百年墓中依然保持完好。
墓中出土了大量文物,冠冕、鳳冠、金銀、絲綢,每件都精致無比。
看過這些文物後最大的感嘆就是:買首飾一定要買金子做的,只有金才能在百年後依然保持金燦燦。

離開北京的前一天去了動物園,原本是打算主要逛動物園邊上的服裝批發市場的,誰知道在動物園裏一待就待了一整天。
動物園的地方很小,每個舘之間的距離十分近。
看到了呼呼大睡的熊貓、左右擺動的企鵝、上竄下跳的金絲猴、曬太陽的袋鼠、愛洗手的浣熊、被鐵鏈拴住的可憐大象、絕種了的揚子鰐、被某人的閃光燈迫害的蝙蝠、擺出Fjällräven標準造型的狐狸、說了不讓喂大家還使勁喂的熊等等。

兩個星期匆匆而過,帶著一箱子的經歷我又回到了這個冰雪國度。